奇書網 > 穿越小說 > 皇宋錦繡 > 第八百零一章 外交之密
    韓琦提出,作為駐定海軍的大使,這一個要求,得到仁宗的認可,并且很快的批復下來了,雖然說,韓琦并沒有如同以前的參知政事那樣,跑道地方州府去養老,去了相對比較重要定海軍大使的位置上,可是對于他們而言,目的達到了,接下來,就是看誰更有能力,能夠登頂首相的位置。

    仁宗似乎對于這個,也有疑慮,并沒有在韓琦卸任之后,任命大使,只是讓人兼任了他的職務。

    這個不算是最好的決定,卻讓這個人,成為了最有可能取代韓琦,頓時,朝堂上的暗流,再一次的出現了。

    首輔之位,之前,因為韓琦的能力,加上韓琦的圣眷,其他人沒有辦法下手,下手了也得不到,可是現在,還沒有直接任命,不過是把首輔的管理的這一攤事物,交給人管理,那么這一個人就會成為眾矢之的,群起而攻之。

    卸任了首相的職務,韓琦在知道了仁宗后續的做法之后,也是有些了然,北宋朝堂會出現什么動蕩,可是這些都跟他,沒有任何的關系了,接下來,他需要前往的定海軍。

    北宋的財政危機,現在的體量,可比歷史上的大的多,在幾百萬的前提下,還可以通過某些手段,壓縮一些開支,可是現在,伴隨著北宋的體量增大,居然又出現問題了,那么找尋定海軍來解決,那是唯一的辦法。

    君臣之間,韓琦很對仁宗的胃口,雖然說,當了十幾年的首相,可是一切都做的不錯,財務狀況,也不是他一個人的問題,拿下來,避避風頭,他既然要求過來,那就去定海軍看看,說不定,就能夠解決問題。

    韓琦在入職的第一步,并不是回去修養,而是前往了樞密院,北宋沒有如同定海軍那樣,開辟出外交部,所有跟外交有關的東西,都是由樞密院控制的,現在樞密使是富弼,他也跟韓琦一樣,韓琦當了多少年的首相,他差不多擔任了多少年的西府首腦,雙方的配合相對比較的密切。

    韓琦哪怕是離開了位置,在朝堂之上,能夠無視他的,也很少,10多年的首相位置,不知道提拔了多少人,并且維系了多少人,這是韓琦的立身之本,作為西府首腦,富弼不算是韓琦體系的,甚至有些矛盾,可是矛盾只是政務上面的,作為個人來說,私交還可以的。

    在知道韓琦要去擔任定海軍大使,富弼就已經提前做了準備,作為搭檔和對手,這么多年了,對于韓琦的心態,還是有很深入了解的,他幾乎必然要看定海軍的資料。

    韓琦接到了定海軍的所有的信息,對于富弼的幫助,他沒有去說一聲謝謝,只是用了3天的時間,大體上面,翻看了這些內容。

    韓琦可以說,對定海軍有些了解的,不過基于所在的位置的關系,他所了解的,是在北宋層面上面的,對于定海軍的理解,從來沒有考慮,從外交層面上,從別的方面上,去了解這種關系。

    北宋跟定海軍的關系密切,這個不僅僅是趙信跟仁宗的關系,還有人口,根源,等一系列的關系,幾乎是千絲萬縷的,說定海軍是在北宋基礎上面孵化,這一點都沒有錯。

    可是著眼點的不同,看到的東西也不同,因為資料太多,信息太多,哪怕是富弼精挑細選出來的,3天的時間也看不完,可是僅僅是看到的,就讓韓琦收獲巨大。

    定海軍給北宋之間,關系最為密切,而且聯系最為方便的,無外乎是交通,而這中間,就離不開鐵路了。

    十幾年的時間,定海軍已經在北宋興建了大量的鐵路,最初的時候,只是馬拉火車,沒有轉讓蒸汽鐵路,可是伴隨著時間的推移,之前一直都沒有轉讓的蒸汽鐵路,也伴隨著北宋的管理水平的提升,慢慢的過來了,從一定意義上面,這個對于北宋而言,也是一個提升。

    單純這些年,在鐵路上面的收益,就足以支撐財政的很大一部分,而且鐵路的便捷運輸,也讓整個商貿活動,工業變得非常的順暢,這也是北宋的提升所在,這才是北宋財政收入不停上漲的根源。

    因為大量鐵路的出現,傳統的馬幫,還有的商隊的,再也沒有了,甚至連運送都不用,直接訂貨了之后,然后讓人把東西通過鐵路運過來,也不必擔心劫道。

    在馬拉火車的時期,還有當蒸汽火車出現之后,特別是定海軍這樣,比較成熟的蒸汽機,可以拉動沉重的火車,在速度60公里以上的速度前進的時候,誰來找死。

    安全便捷的運輸,也讓商品的運輸費用,降低到了一個非常低的程度,著一定程度上,也推動了工廠產品的銷售。

    再怎么價格低廉的產品,面對著的銷售,都無法大規模的擴張,在商隊運輸的產品之中,很少有那種,普及面廣,日常生活之中,經常使用的,原因非常的簡單。

    這些產品,每一個地方都有,而且銷量非常不錯,可是如果加上運輸的成本,那就不劃算了,大部分的商隊,運輸的,都是價格較高,或者是某個地方比較稀缺的,利潤率較高的。

    這個實際上,也制約了大型企業的出現,大型企業,生產力非常的可怕,就算是生產處了足夠數量的產品,可是這些產品,加上路費之后,只能夠輻射很小的范圍。

    鐵路和火車的出現,解決了這一切,一天千里,甚至更多的距離,代表著產品,輻射的范圍的加大,同時的,價格的降低,讓這些受眾廣的產品,開始輻射四周。

    一個個地方的作坊,變成了知名產品,有的甚至在全國聞名,這中間,必須要提到的,就是最初,興建的200家工廠。

    最初定海軍幫助建設的,絕大部分都是棉紡織的企業,后來,這些企業被復制的也就最多,哪怕是沒有定海軍這樣的機械,在原有手工作坊,經過改造,集中起來,讓資金和人力密集的前提下,也會產生更高的效率,還有更好的質量,這些,或許不如工廠的利潤率高,可是對于沒有機器的他們來說,這已經是非常不錯的解決方法了。

    同樣的,還有其他的,定海軍做了一個工廠,然后北宋跟上,哪怕是用手工來解決,在運輸費用,大規模的減少的前提下,這些產業成為了北宋財政收入的關鍵性的支點。

    這些都是的之前韓琦知道,可是沒有知道這么的詳細,沒有這么的角度來看問題,之前他引以為傲的那些成果,那些解決了大部分的問題,讓北宋的財政收入不停的提升,甚至經營北宋,讓北宋的收入更高的做法,并不是他的功勞,而是這些工廠的功勞。

    拋開了這些工廠,整個北宋的收入非常有限的,這也是讓韓琦沮喪的。

    小心的把這些數據記在心中,富弼弄這些東西,從側面的角度,讓韓琦看到,目的如何,他也知道的,在所有工廠和企業之中,能夠強大的,并且全國性質開辟的和產業,幾乎都是定海軍幫助打下的根基。

    當時,在選擇解決的辦法的時候,也曾經知會過定海軍,在當時的韓琦看來,如果定海軍再支援幾個,體量跟之前差不多工廠,不用多,一兩百個就可以了,或許無法如同之前那樣的提升,可是讓北宋總收入提升個30%,還是沒有問題的。

    開源節流,在節流沒有辦法之下,開源也是一個非常好的處理方法,不過,卻被定海軍拒絕了。

    韓琦當日沒有多想,可是在這些資料之中,有一個簡單的研判,那就是說,定海軍在限制高端的工業進入北宋,所有傳入進來,最為高端,也是發展最好的,還是紡織業,而紡織業傳入的原因居然是定海軍本身的限制。

    10年的時間,對于北宋來說,或許找不到最終的秘密,卻可以推算出一些。

    原來定海軍有多少紡織工廠,現在有多少,幾乎八九成都轉移到了北宋,雖然說,定海軍,還留下那么一兩成,可是這么一兩成,全部都是高端的,這些生產的織物,價格高昂,而且比較名貴,中低端的,幾乎都打入到了北宋了。

    同樣的,關于女人再加照顧家務,生孩子這一點,定海軍也從來都沒有掩飾過,說的人多了,那就沒有辦法掩蓋的,或許短時間,北宋無法知道,時間長了,猜也可以猜到。

    只不過這些猜的東西,無法拿到大庭廣眾之下的,更無法作為證據,交給東府。

    這也是韓琦之前了解一些,也聽過一些風言風語,一直都沒有信的根源,現在,韓琦的身份不一樣,他不是首相,而是大使,就必須知道這些或許是真的,或許是假的推斷,只有把這些都知道了,然后借助著大使的身份,在定海軍求證,爭取找到正確的答案。

    類似的東西還有很多,甚至是推斷也有很多,大部分都是富弼挑選了之后,拿出來的,指向性很強。

    在3天的時間,大體上,把這些東西都給看完了之后,韓琦木然了,他有些后悔了,如果他早一點,認真的過來看這些外交資料,應該會收獲更多,最起碼,在一些方面,從定海軍獲得更多的東西。

    別人或許做不到,也推斷不出來真正的原因,作為對趙信比較了解,而且交往時間很長,對他的一些心態明白的韓琦,幾乎可以斷定,紡織業就是丁海軍的提供的,他們減少了生產,不知道原因何在,可是肯定是有北宋不知道的原因。

    當年他以為,獲得了200個工廠,是一個大收獲,實際上,也是一個大收獲,可是這個大收獲,被動獲得,跟主動獲得,這中間的價值不一樣啊。

    接下來,韓琦并沒有當時就出發,在命令下達,到交接,他最少有一個月的時間,本身這個時間,是在北宋的交通并不發達的時候,防止出現一些交接上面的問題,而設定的,可是在這個時候,卻成為了韓琦的機會。

    韓琦借助著這個機會,幾乎一天的時間,都泡在樞密院,讓富弼不再提供的篩選過的東西,而是提供原始的。

    北宋跟定海軍相交這么多年,可以不客氣的說,雙方的聯系緊密,就互拍大使的十多年之中,更是得到了很多的消息,初次挑選之后,有用的送過來,在樞密院積累了很多,如果全部給韓琦看,可能韓琦用一年的時間,都未必能夠看完。

    韓琦也知道,這樣有些過分了,好在,他也知道,根據之前看的,還有感興趣的地方,提到了幾個方面,這樣大大減少了工作量,饒是這樣的,韓琦也花費了25天的時間,在樞密院,這才是囫圇吞棗的看完了。

    出發的時間,也到了,現在北宋汴梁跟沈陽之間,交通比較發達,從原來的兩三個月的時間,減少到了2天左右的時間,可是總不能卡著時間過去。

    韓琦輕車簡從,只是帶了很簡單的一些隨員,當然了,挑選重要文件,在樞密院抄錄一份。

    雖然說,樞密院的一些絕密文檔,一般不外傳,可是這個一般也有限制,到了韓琦這樣的層次,已經不是這個能夠限制的,甚至富弼也為了解決矛盾,大開方便之門,這才是韓琦走的時候,攜帶了大量文件的根源。

    包了三節車廂,韓琦和隨員一起,兩側的是護衛,中央的才是核心的,而韓琦已經進入到了工作狀態,開始把他認為重要的文件,再一次的審閱一遍,心中目的也逐步的加強,到了定海軍,一些布置,就要接連開始了。

    入神韓琦,并沒有意識到火車緩緩出發,噴射著煙霧的蒸汽火車,在鐵路上面,快速的向前行進的,這是這一條鐵路上面,最快的列車,也是直達列車,從汴梁出來,只在大名府,涿州,山海等寥寥之地停留,平均時速高達125公里的,也就是接近3000公里距離,只要一天多一點就能夠抵達。
安卓重庆时时v2.1.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