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書網 > 其他小說 > 我家娘子猛于虎 > 第575章 家事
    廬江公主素與她有舊怨的,都忍不住鼻涕一把淚一把的跟她道歉,生怕因為這,被皇帝厭棄了,打發去柔然,就連廬江的母妃周妃也三番兩次的找機會向她各種示好。

    宣城不勝其煩才跑去找皇帝,誰知道沒見著人,倒聽到皇帝和多福的報怨。

    周妃走的可不只宣城這一條路,能找的都找了,太皇太后的寢宮門坎都快被踏破了,有周妃這一番折騰,連只有七八歲大的公主親姨都開始活動起來,生怕永平帝獸性大發,把非一母同胞的公主打發到苦寒之地。

    永平帝感覺自己一片好心都讓狗給吃了。

    當然,也沒太好心。

    可大梁一向沒有外嫁公主和親的傳統,這回也是被叛軍給逼的沒轍了,總要想個拉攏柔然的法子。至于嫁公主,是真沒想過嫁真公主。

    意外不過就是那個備好的假公主死了……

    又沒準備好另一個,后宮里也不知哪里吹起一陣風,那些個真公主心里就長草了。

    至于的嘛,尤其后宮那個駱嬪,公主才六歲,至于每天嚇的瑟瑟發抖,燒香拜佛求菩薩的?

    事實上,他是準備用公主來政治聯姻的,可是他想的都是世家公主,亦或寒門出向,但才能卓越之輩。

    尤其楊劭,他是不打算放手的。

    就像看上蕭寶樹給嫡親妹子做駙馬,百折不撓。

    永平帝想想都覺得憋得慌,忍不住和多福抱怨的時候,就提到了楊劭。想也知道之前提的時間不對,人家那千嬌百媚,溫柔可人的媳婦(永平帝你確定?)——才死沒多久,過陣子會答應的吧。

    一次不行,兩次就有點兒撅皇帝面子了。

    永平帝從抱怨到讓多福給楊劭透透話。

    “那個楊劭都多大了?有二十多了吧?又娶過媳婦,也不知道皇兄看上他什么——老男人一個,還上趕著嫁過去做繼室。”宣城長公主冷笑,皇帝沒多久就和周妃交了底,現在廬江在宮里走路都帶風,自以為腳底下踩了風火輪,這輩子有靠了。

    蕭寶信真不是想打宣城長公主的臉,但……

    “我阿弟以前……也成過親了。”捂臉。腦子是個好東西啊,長公主殿下,希望你有。

    宣城一愣,好像給忘了。

    “那娶的就是個牌位,能一樣嗎?”她擺手,心也是夠大的。“再者蕭寶樹才多大?十五?我們倆年紀正當年,青梅竹馬。”

    哪里的梅哪里的馬啊?

    你倆統共見過幾面?

    其實從蕭寶信生完孩子,宣城就鬧著要過來看看,這是她在宮外最交心的密友,而且還是未來大姑子,可是幾次都讓太皇太后給攔住了。

    倒不是看不上蕭寶信,太皇太后也是生產過的,坐月子身子正虛,好好養身體的時候,你說你個長公主去了,人家接待你,還是休養?

    這不是送溫暖,這是折騰人去了啊。

    好容易盼到蕭寶信坐完月子,謝家大擺滿月酒,宣城長公主才得以出宮一見,結果這是蕭寶信的大日子,沒說上幾句,就不斷地有人上前招呼。

    “好容易見你一面,也說不上幾句話。”宣城長公主抱怨。

    可是蕭寶信的好日子,她也不好抱怨。

    她還是有自知之明的,她再重要,還能重要得過蕭寶信的兒子嗎?

    趁著蕭寶信被謝母叫走的功夫,宣城長公主又跑去看袁夫人抱懷里的謝琰。不過是短短一個月時間,‘朕’已經大變樣,眼睛大了,皮膚白了,本就濃密的頭發也更黑了,讓人看著就跟粉面玉娃娃似的,有三分像蕭寶信倒有七分隨了謝顯,尤其那眉眼。

    ——至于那三分,還是謝顯強加給蕭寶信的,怕她傷心。

    蕭寶信其實并不在意相貌隨了誰,他倆容貌都不差,只是這老兒子來歷有些古怪,她巴不得十成十都隨了謝顯。

    “看看,那眼睛多漂亮啊,長的多俊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有福氣啦,媳婦剛過門就有了身子,一舉得男。”

    ……冷靜自持的袁夫人抱著謝琰也不禁笑的眉開眼笑,一副你們長的好看你們說的都對的樣子。

    宣城長公主暗暗點頭,看來還是得進門就有身子,一舉得男才是,哪家夫人都喜愛這樣的。這是她努力的方向。

    作為準‘蕭家兒媳婦’,場面上還有謝夫人在,宣城長公主很是收斂了幾分囂張氣焰。

    ###

    “你去處理,管家在外面等你吩咐,記得,不要張揚。”

    蕭寶信被叫到謝母跟前,都沒說上兩句話,就讓謝母貼著耳朵邊兒小聲給打發了。

    沒碰上老太太,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不過蕭寶信沒半分遲疑,找了個借口乏累,便被謝母笑瞇瞇地給勸出去‘休息了’。

    新上任的管家是原本容安堂的管事,姓齊,因在家里排行老三,就都管他叫齊三。是謝侍中在時,親自挑選在謝顯身邊的管事,從謝顯六歲開始就在。也是服侍謝家幾代的家奴,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自從謝管家放進蔡袁氏撞了蕭寶信早產,謝顯一怒之下便將謝管家給免了職,追根究底也是謝管家失職,他也怨不得旁人。

    更何況謝顯念他多年服侍謝家有功,賞了他一處上好的莊子養好,跟過去兩個小廝服侍他。

    除了下臺下的不怎么美好,養老各方面也沒虧到他。

    頂上謝管家職位的,便是這齊三。

    相貌是丟在人群里不怎么扒拉好長的那一型,但處事手段卻不同于謝管家,很是果斷,絕不拖泥帶水。

    “回夫人,”

    齊三跟在蕭寶信始終一步之后,步伐輕盈,從他走路的姿勢和力道看,這就是個會功夫的。“程氏的兩個兒子找上門來,自稱要叫三爺救命。”

    齊三壓低了聲音,可是每個字依然準確無誤地傳進蕭寶信的耳朵。

    她一怔,就是那謝三爺的外室,一說話說人一身雞皮疙瘩,連親生帶非親生給謝三爺弄了仨兒子的程氏?心道怪不得這事兒不找王夫人處理,趕情就是人家家事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她問。

    “在下人房中,夫人……可要一去?”齊三問道。

    當時的情況由不得他不把人帶府里,小的那個扯著脖子喊完阿爹救命就暈倒了,大的倒是破衣爛衫,滿面污糟,可那小嘴厲害,幾句話把師承來歷給交待個清清楚楚,再讓他說下去,只怕下面倒茶水磕瓜子兒的就齊活了。
安卓重庆时时v2.1.4